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看着室友们忙碌的背影,老白决定不再消沉下去,他要重振旗鼓,给自己报一个线上课程,提升自己的技能,“准备今年秋招,目标是大厂。”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王捷和她的的朋友们(从左到右依次为董志伟、沙彬、老白)。

200平米4个卧室,豪华精装修,江景大阳台,俯瞰钱塘江和莲花型的杭州奥体中心,绝对是杭州不多见的江景豪宅。因为平台转租空档,租期只有2个多月,所以租金打对折,5800元一个月。

3个月不到的租期,对于很多租客来说是个问题,却正是王捷和她的朋友们所需要的。房租平摊,一人一间卧室。他们用最简单的模式,开启了合租生涯。

王捷在网上看到这套房源的时候,心里是有点小兴奋的。

王捷和她的朋友沙彬、董志伟、老白都是今年6月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因为疫情的关系,王捷出国留学的事情被耽搁,其他三人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在毕业前找到工作,也需要找到一个临时的落脚点,方便继续求职。

三男一女,在杭州租了个“豪宅”,并记录下三个月来的快乐、酸楚和焦虑。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展开全文

老白在准备午餐,王捷帮忙。

大学四年,他们四个谁也没有租房的经历。在人生的第一间出租屋里,他们开始与柴米油盐打交道,一起买菜做饭、购买水电气、打扫卫生,努力让这个“出租屋”更像一个家。

“董志伟和老白做饭最多,沙彬负责洗碗,不管是照着网上的做菜视频,还是自己瞎做,最后都会被我们一扫而光。”作为女生,王捷成为了家里干活最少的,“出门买菜他们也不让我提东西,家务活他们都抢着干,怎么都轮不到我。”

住在一起的日子是开心的,但对于明天,每个人的心里都难免有些忐忑。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四个人,也有着不同的故事,和烦恼。

月薪超过3000,我就去面试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平时喜欢弹吉他的董志伟。

除了享受“临时家”的温暖,生活的难题也摆在他们面前。《就业困难大学生群体研究报告》显示,截至6月仍有26.3%的应届生在求职。出租屋里,除了王捷暂时不需要找工作外,其他三个人都要面对这道难题。

董志伟是3个人中最先找到工作的。毕业前,董志伟在一家公司实习,当时主管希望他不要再参加其他公司的面试了,有意想要留下他。能这么顺利找到工作,是董志伟想都没有想过的,当时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毕业签协议时,公司通知他项目取消了,暂时没有空缺的岗位。“谁都知道这是个借口,今年生意不好做,他们不想招人了呗。”

现实社会给董志伟上了第一课,董志伟再次加入到求职大军中。准备简历、面试、等待面试结果,在出租屋里的一个多月,他都在这个过程中循环。

第一次面试失败时,他去买了一套新衣服,他觉得把自己打扮的更职业一些,面试成功率会高一些。第五次面试失败时,他开始修改简历上的“预期薪资”。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董志伟和沙彬一起讨论面试的细节。

后来,不管是大厂还是没有听过的创业公司,只要能保证月薪3000元以上,他就选择去面试。“事实证明,坑比机会多太多了,不是夸大公司业绩的,就是希望你一个人能做一个小组的工作的,还有那种项目特别烂、工资特别低,还对你要求很高的……求职潮里待久了,真的什么样的公司都能遇见。”

究竟自己被拒绝了多少次,他也不清楚。开始他还会记录一下总结经验教训,后来次数多了,他只希望转身就忘记这些失败的经历。

毕业了就应该工作,就不应该再伸手问父母要钱,这些在董志伟看来理所应当的事情,此刻却像块石头一样,压在他的心里,让他喘不过气。

直到接到公司录用电话那天,董志伟才如释重负。董志伟形容自己开心到就连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第一天去公司,他七点不到就起来了,刮胡子、洗脸、刷牙,穿上室友们提前帮他选好的衣服,再坐90分钟的地铁,他终于坐到了自己的工位前。“同事们都很好,工作内容也不错,每天三小时的通勤时间在我这都不是事。”

“按道理我现在应该在爱尔兰”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王捷平时在家会看看书、上上网,打发时间。

王捷虽然没有找工作的烦恼,可留学的烦恼却也足够让她和她的家人焦虑不安。

出国留学是王捷和家人早早就商量好了。按照计划,大学毕业后,她就回家待两月,看看书,陪陪爸妈,9月再出发去爱尔兰继续学业。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很多人的计划,包括王捷。各国(地)入境、签证、航班政策变一次,王捷的心情就跟着跌宕起伏一次。看着同学群里已经有同学取消、暂缓了留学计划,王捷在家也待不住了。她决定回到杭州等学校消息,如果等不来,她就先在杭州找个实习的工作。

“学校开了很长的书单给我们,为了不让自己多想,我就闷头读书。”等待的日子里,王捷屏蔽了国外疫情的相关新闻,但是爸爸妈妈却还是忍不住为她担心,“怕学校一时半会开不了,耽误了孩子,也怕学校开学,孩子在那边不能保护好自己。”

随着疫情的扩散,爱尔兰的学校终于给王捷发来了通知。学校决定为他们提供网课方案,但她和同学都不同意,因为觉得自己花了这么多钱,只能上网课不行,还有她比较在意读完书之后有两年的实习期。“疫情总有过去的一天,我肯定能去。”

“最不认真的人,找了最好的工作”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爱搞怪的沙彬。

董志伟找到工作后,沙彬的紧迫感终于来了。

沙彬是个游戏爱好者,室友们疯狂写简历、面试时,他却始终对找工作这件事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他说,自己只想找一个跟游戏相关的工作,其他的就随缘吧。

搬进“豪宅”的一个月里,沙彬从来没有认真的去刷过招聘网站,面试的频率低到连王捷都看不下去,“我一度以为他不想找工作了,还好董志伟找到工作后,给了他一些动力。”

董志伟找到工作后,沙彬明显提高了面试频率。他开始认真研究招聘网站上发布的招聘信息,根据要求修改简历,还主动向董志伟请教面试时的注意事项。“之前大家都没有找到工作,所以他也有点不紧不慢,我觉得我还是刺激了一下他的。”董志伟笑着说。

连续面试了两个礼拜,沙彬竟然找到了一份跟游戏相关的工作。就这样,理想的工作就被他收入囊中。“我心态一直很稳,觉得工作绝对不能凑合。后来董志伟找到了工作,我心里也有点紧迫感了,也想过要不要改变一下求职策略,先随便找个工作在杭州有个立足点再谈理想,但是我还没有想明白,工作就来找我了。”

沙彬说,自己是求职大军中比较幸运的那个人,“等我有了足够的工作经验,我一定会做一款自己满意的游戏。”

考研失败+错过春招,被迫宅家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老白的房间临街临江。

出租屋里的4个人,三个人都有了出路,只剩下因为考研失败被丢下的老白。

“如果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不仅无聊,还要一个人孤单单地为找工作这件事苦恼。这里有三个人陪着一起聊天扯皮,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精神上的压力。”因为准备考研,老白错过了春招,因为毕设项目,毕业证也出了一点问题,一环扣一环,就这样他成了宅在家里时间最长的人。

“不是‘宅’,是被困住了,像被绳子绑住了,想尽办法,却怎么都解不开。”老白受不了自己每天在出租屋里无所事事,“觉得自己像个社会蛀虫”,可究竟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

他想要找一份交互设计相关的工作,也曾连续投过很多简历。可投出去的简历就像扔进海里的小石头,连个浪花都没有。

看着室友们一个个走上了新的征途,他的心里多了些失落和彷徨。他开玩笑说希望可以傍个年轻的富婆,但自己也知道这就是说着玩玩,“不可能实现”

困在出租屋的应届毕业生:三男一女,毕业证、工作没着落

看着窗外的热闹景象,老白陷入了沉思。

两周之后,王捷就要启程去爱尔兰寻找自己的未来,房子的租期也快到了。看着窗下奔腾不息的钱塘江水,老白心里清楚,属于他们的“豪宅生活”就快结束了。

董志伟已经渐渐习惯了职场作息。每天早晨7点半,他都会准时坐在客厅里刮胡子,顺便叫醒刚找到工作的沙彬。谈到未来,他说自己“没什么理想”,在杭州这样的地方,能挣到15000一个月,有个自己的车,能还上房贷,就好了。

看着室友们忙碌的背影,老白决定不再消沉下去,他要重振旗鼓,给自己报一个线上课程,提升自己的技能,“准备今年秋招,目标是大厂。”

未来,他们还会住在一起吗?

“如果大家工作位置差不多,有合适的房子,还是希望能一起住。”

“如果还能有这么性价比的房子的话。”

其实他们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如果”,在现实生活面前,他们注定是要各奔东西。

对他们来说,这两个半月,像是抓住了大学的尾巴,实现了一个和好朋友一起生活的小愿望。现在,愿望达成,他们也终要奔向各自的人生。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