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镜像娱乐原创

文丨梁嘉烈

编辑丨张风屹

2020年,《太古神王》这种“废柴逆袭”的玄幻爽剧已经没有市场了。

如今,北京天悦东方文化传媒出品的《太古神王》播出已有一个月时间,但豆瓣仍未开分,原因是评分人数太少,短评数量仅700多。相比之下,近期播出的《沉默的真相》《重启之极海听雷第二季》等剧集评分人数都在数千、数万量级。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纵观《太古神王》的评论区,除了主演粉丝,大多数路人给出的皆是一星,有观众直言:“好烂呀,真的很努力想找到优点,无奈失败了。”这个口碑状况,与天悦东方上一部大IP剧《莽荒纪》如出一辙,服化道、节奏、剧情、特效、内核等无一过关。

从《青春失乐园》到《我的早更女友》,从《莽荒纪》到《太古神王》,天悦东方这家无爆款、人才储备匮乏、自制能力缺失、外行掌舵的影视公司,2016年时估值一度达到10亿,可见当时市场之魔幻。但浪潮总会褪去,如今,面临多起诉讼、大项目接连亏损、法人被限制消费下,天悦东方的影视路,大抵已经到头了。

《太古神王》再扑街

亿级投资拍五毛钱故事

有观众质疑,对于《太古神王》这样一本套路化小说,根本没有拍成电视剧的必要。如今回看确实如此,但这部剧刚立项时,玄幻IP正值巅峰时期。

2015年之后,《花千骨》《青云志》等玄幻IP的火爆,惹得市场前仆后继投身玄幻剧开发,天悦东方便是其中之一,它选中的是阅文白金作家净无痕于2015年在创世中文网和起点中文网连载的《太古神王》,当时该小说在贴吧讨论人数达数十万,可见热度之高,加之净无痕的《绝世武神》盛名在外,天悦东方便迅速敲定了《太古神王》的影视改编。

2017年6月,《太古神王》在横店开机,前后拍摄历经120多天时间,截至今年播出,间隔近三年时间,这也让《太古神王》变成了一部积压剧。影视行业虽不至于瞬息万变,但三年时间里,盛一伦已经不再是通过《太子妃升职记》爆红的新后生,升级打怪的玄幻IP也不吃香了,而且,在古装剧进入服化道“高级化”的新阶段,《太古神王》的造型、置景处处透露着观众难以适应的土味。

展开全文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之所以积压,是因为天悦东方创始人林正豪决定用两年时间来做特效,他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对《太古神王》的画面要求是“业内标杆”。两年时间、两亿投资,最终的成品却不是观众想象中的东方奇幻,而是东西方审美杂糅下的四不像视效。从《太古神王》的怪兽、建筑、大场面景观里,你可以看到好莱坞灾难片和科幻片的影子,可以看到西方中世纪的审美,但唯独缺少纯正的东方仙侠韵味。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玄幻题材固然要注重特效,但特效从来只用于锦上添花,回看十五年前的《仙剑奇侠传》,特效处处都散发着“过家家”般的塑料感,但这并不妨碍它是“经典中的经典”,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好故事。对比之下,《太古神王》本质上就是一次套路化的创作,是由主角被虐、废柴少年逆袭、心机女配作妖、白莲花被坏人利用等老梗串联起来的单薄爽剧,这是再天花乱坠的特效也无法弥补的。

《太古神王》的扑街,在于质量过次,也在于观众已经不再欢迎“大开金手指的低幼玄幻剧”了,如今,观众显然更喜欢《庆余年》这种权谋向男频剧。前几年,当《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等玄幻IP经典之作陆续宣布影视化时,不少人以为玄幻网文IP的“文艺复兴”还将继续,并在金庸武侠之后成就一个新武侠时代,但一部又一部作品的扑街,浇灭了不少出品方的幻想,包括天悦东方。

这不是天悦东方第一次栽在玄幻IP上了,2018年播出的《莽荒纪》便是先例。和《太古神王》一样,《莽荒纪》打出的旗号也是“高投资、高品质的玄幻大剧”,该剧投资规模甚至比《太古神王》还高出5000万。不过,两部剧质地相差无二,特效审美差、毁原著、选角迷惑等同是《莽荒纪》的问题,该剧当时收视率跌破0.1,创下了安徽卫视该剧场收视新低,豆瓣评分也仅3.1分。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成立至今,天悦东方出品的影视作品达10部左右,但评分鲜有达到及格线的作品,颇有“烂片、烂剧”专业户的意思。但是,就是这样一家从未产出过高品质爆款的公司,成立已来获得了四轮融资,2016年进行A轮融资时,天悦东方的估值达到了10亿元,相比2015年的估值翻了5倍。究其原因,便是吃到了影视行业高速发展期的红利。

只要“包装”够高级

便有机会飞上风口

2016年到2018年,整个影视行业的投融资总金额分别是234.5亿元、214.77亿元和314.05亿元,2018年,影视行业共发生了130起融资。这三年,是影视行业的高速发展期,天悦东方便是在这个风口飞起来的。

一部电视剧可以卖出千万版权费、一部电影可以收获数亿元票房,都在吸引着各个行业的跨界玩家入局影视行业,谋取红利,天悦东方便是入局者之一。天悦东方的创始人林正豪是艺人出身,创建影视公司之前,他专攻的都是音乐领域,从专业性上来讲,林正豪也属于跨界玩家和外行。

天悦东方成立以来,主要作品可以分为两个类型,即青春题材和玄幻题材。2011年之后,天悦东方先后推出了《青春失乐园》《我的早更女友》《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等青春题材作品,其中《青春失乐园》投资60万,仅拿到9万元的视频平台分成,联合韩国导演郭在容(《我的野蛮女友》导演)打造的《我的早更女友》《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票房分别为1.61亿和1104.2万。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虽然成绩一般,但当时青春题材正值风口,天悦东方不久便拿到了1000万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在2016年成立自家影业公司的小米集团。天使轮融资之后,市场风向开始转变,天悦东方的路线也开始从青春题材向玄幻、悬疑等领域拓展。2016年,天悦东方公布了包含《莽荒纪》《太古神王》《我的女友是机器人》等在内的片单,其中已播出/上映的悉数失利。

2019年,影视行业经历寒冬期后,融资事件锐减到了29起,其中获得融资的如亭东影业、欢喜传媒等都手握爆款作品和核心人才,但是,2016年影视行业的资本投资远没有如此理性。

即便天悦东方无爆款作品,但冲着《莽荒纪》《太古神王》这两大IP的名头,资本方依然一拥而上,其中《莽荒纪》背后站着银润传媒、乐华文化、小米互娱、捷成世纪、天浩盛世等在内的13家出品方,《太古神王》的出品方也包含了云南金彩、北京乐华、枫海影业、五岸传播等多家公司。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客观来看,除了拥有“或许有机会成为爆款”的头部IP,天悦东方并没有太多硬核看点。虽天悦东方一度与新丽传媒、华策影视、韩国导演郭在容等曾展开过合作,但该公司多部影视作品的制片人皆是“门外汉”林正豪,且多数项目在开发上坚持的都为“制片人中心制”,专业影视人才的缺失,或是天悦东方作品一再扑街的主因。

作品差强人意、根基不深、人才缺失,在一段时间内似乎都未影响天悦东方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毕竟天使轮融资之后,天悦东方又进行了三起融资,其中A轮融资达到1亿元,这或许也是因为天悦东方很擅长“包装自己”,擅长向资本市场“讲故事”。

2015年前后,泛娱乐概念正是火爆的时期,林正豪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天悦东方的目标一直是IP全产业链开发。与此同时,天悦东方在2016年拿下了“初代奥特曼”的相关版权,在“奥特曼之夜”派对上,林正豪提出要构建天悦东方的“东方英雄帝国”,他将《奥特曼》真人电视剧、《莽荒纪》、《太古神王》等都归纳在了这个帝国里。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故事虽然美好,也一度成为天悦东方在资本市场的傍身,可惜都是镜中花、水中月。IP全产业链开发方面,除了《莽荒纪》推出了同名游戏之外,天悦东方曾提到的围绕《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剧情为小米设计智能产品,通过植入与小米联合营销,以及围绕《滇娇传》进行影视、有声书、游戏等全链条开发的计划,全都未有下文。

“东方英雄帝国”打造方面,《奥特曼》真人剧至今没有消息,仅靠《莽荒纪》和《太古神王》显然难以支撑林正豪“打造东方英雄主义人物,作为文化对外输出、传播的途径”的野心。

《莽荒纪》亏损超1亿

天悦东方梦碎影视圈

2017年时,林正豪还在筹备东野圭吾经典IP《绑架游戏》的开发事宜,今年,由《绑架游戏》改编的《十日游戏》播出,但出品方却是爱奇艺、五元文化、好家伙电影,并没有天悦东方。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失去《绑架游戏》这一头部IP后,目前天悦东方手中仅剩《滇娇传》《六合封印》等几个项目,其中《滇娇传》由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耳根的原创小说改编,不过,《滇娇传》《六合封印》至今没有传出开机消息,项目进展的停滞,或许也与天悦东方艰难的经营现状有关。

目前来看,天悦东方已有难以为继之意。天眼查显示,天悦东方上一轮融资仍停留在2018年1月,虽融资金额并未披露,但多方面综合来看,之前拿到的融资或已捉襟见肘。首先,《莽荒纪》《太古神王》合计投资达到4.5亿,仅这两部剧,天悦东方就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次,天眼查显示,天悦东方迄今为止涉及8起司法诉讼,这些诉讼中,天悦东方皆为被告和被执行人,其中不少都涉及资金问题。

西藏恒信天地影视公司与天悦东方相关案件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拍摄《莽荒纪》时,恒信天地影视曾按约定向天悦东方支付了3750万的投资款,占该剧投资总额15%,按此计算,恒信天地应获得1752万发行总版权费用,目前天悦东方尚有1657万未付。捷成世纪子公司捷成华视网聚文化传媒与天悦东方也存在合同纠纷,虽未披露具体纠纷内容,但二者唯一的关联便是《莽荒纪》,由此推测,捷成世纪或也未拿到相关回款。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除了这两起诉讼外,2019年初,因为与上海聚力传媒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天悦东方3548万的资产被查封、押扣;2019年底,新余市君仁投资中心与天悦东方的合同纠纷一案结案,天悦东方的法人王伟作为被执行人,向君仁投资中心偿付580万元;今年年初,因在在与祖权影视文化工作室的民事纠纷中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王伟被法院限制消费。

目前,天悦东方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天眼查信息显示,天悦东方登记的经营场所已经无法联系。尚有诉讼结果未履行的情况下,天悦东方于今年4月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纳入了失信名单,同时,法院已经开始对天悦东方子公司海宁天悦东方影视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进行评估。

《太古神王》扑街、《莽荒纪》亏1亿、欠款1600万,天悦东方的玄幻折戟路

根据诉讼相关信息来看,《莽荒纪》投资达2.5亿,发行总收入为1.168亿,处于亏本状态,基于《莽荒纪》的表现,在《莽荒纪》之后上线的《太古神王》版权费很可能比前者更低,这两部被天悦东方寄予厚望的大IP巨额亏损后,势必会对天悦东方的现金流和经营造成极大的冲击。且不说所谓的“东方英雄帝国”打造,如今,《滇娇传》《六合封印》等项目大概率都已夭折。

天悦东方的失败,说到底还是影视行业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后,优胜劣汰的必然结果,毕竟在连续经历影视行业寒冬、跨界资本相继退场等大变动后,市场留给天悦东方这种“拼包装”的公司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之前,如当代东方等跨界资本至少还可以抽身离场,但对天悦东方来说,怕是很难有人接盘,只能“梦碎影视圈”。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