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1953年,来自新西兰的英国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成为史上第一位攀登珠峰成功的地球人。2000年,来自纽西兰的导演马丁坎贝尔(Martin Campbell)拍出了可能是当时最有娱乐效果的山难电影《垂直极限》(Vertical Limit),虽然电影里角色们攀登的是K2而不是珠峰,事实是电影仍然是改编自珠峰最严重的山难事件。如今,《垂直极限》已上映20周年,它却仍然似乎是最刺激的山难电影——它是标准的娱乐动作大片,只是故事碰巧发生在雪峰的冰隙(crevasse)之中罢了。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一切都要谈回1996 年的珠峰山难,这起导致高达15 名登山客命丧珠峰的意外,曾经是有史以来死伤最惨重的珠峰山难。两支拥有丰富经验领队带头的登山队,在攻顶过程中遇难。其中,来自中国台湾的登山团也在其中,并有一名队员遇难。这起山难中幸存的美国杂志记者乔恩克拉考尔(Jon Krakauer),事后将他的所见所闻写成《圣母峰之死》(Into Thin Air) 一书,成为了登山书籍中的经典。尽管有许多同行队员反驳他的书中说法(包括当时的中国台湾领队高铭和,也着有《九死一生》批评克拉库尔著作的正确性),但是,《圣母峰之死》仍然成为纪录这起不幸事件最具权威性的作品,入围了当年的普立兹奖,在全球都掀起畅销佳绩。

1996年珠峰山难在当年,也掀起国内一阵热议,不过对熟知山难来龙去脉的观众而言,《垂直极限》好像与这起事件一点关系都没有。《垂直极限》描述登山高手安妮——由罗宾汤尼(Robin Tunney)饰演——即将带领一组登山队挑战珠峰。

展开全文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罗苹楚妮饰演安妮。

如今,安妮似乎已经走出4年前丧父伤痛:她与哥哥彼得——由克里斯奥唐纳(Chris O'Donnell)饰演——和父亲一起攀登纪念碑谷,过程中发生意外,父亲要求彼得割断他的绳索以保全兄妹二人,彼得忍住悲痛听了父亲的话,导致安妮从此不原谅哥哥的作为,而彼得自己也放弃了登山,兄妹从此形同陌路。没想到,4年后他们又在K2的登山基地相遇了。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奥唐纳饰演彼得。

安妮与另一位经验丰富的登山家麦拉伦,这次要带领富豪范恩——由时常饰演败类的伟大演员比尔帕克斯顿(Bill Paxton)饰演——登上珠峰。尽管气象预报显示风暴将至,很败类的范恩,却仍然要求麦拉伦尽速攻顶,正好可以避开来袭风暴。没想到事与愿违——哪次不事与愿违呢?安妮、麦拉伦与范恩一起在过程中意外坠入深邃的冰隙。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跳入冰隙。

彼得立刻组织了一团搜救队,数名高手以2 人一组的形式、分别从不同路径上山,每一组都携带了来自巴基斯坦军队的「爱心」——硝化甘油炸弹,借以炸开狭窄的冰隙入口。当然,炸弹与雪崩是最灾难的组合,也一定会有炸弹,在还没找到目标前就爆炸、然后引发雪崩。这场与时间赛跑的残酷游戏,还要再增加风险——受困的败类富豪自私自利,他可不会在意牺牲安妮与麦拉伦的生命,好让自己存活。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比尔派斯顿。

有炸弹、有奸商、有宛如《碟中谍》的小组行动,从哪里看,《垂直极限》都不像克拉库尔的《圣母峰之死》。事实上,《圣母峰之死》即便一推出就销量长红,索尼影业也快速在新书上市后几周内,就购入电影改编权,但是,索尼旗下的三星影业仅推出了一部电视电影即算数,而且内容与书也有落差——索尼似乎没有想要将这起山难拍成院线公映的电影。此时,没抢到《圣母峰之死》的环球影业,也想自立自强——他们找到其他两位幸存者的资料,监制洛伊德菲利普斯(Lloyd Phillips)花了几乎整整一年筹备,结果……环球影业还是收手了。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

环球的尝试虽然没有实现,但至少让洛伊德菲利普斯成为了山难专家。而终于,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影业开始动作…… 菲利普斯跑来参加这个计画,等同哥伦比亚要感谢环球花了一年栽培菲利普斯,成为1996 年珠峰山难专家。这样看来,哥伦比亚应该可以拍出一部详实的山难电影…… 很可惜没有,因为他们找来了马丁坎贝尔当导演。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

这是为什么《垂直极限》虽然有菲利普斯做监制、还有数位世界一流登山家做顾问(他们都登顶珠峰成功许多次)。但是,《垂直极限》从来没有被视为是为了纪念珠峰山难而拍的电影,反倒对大多数观众而言,《垂直极限》是那部「飞越悬崖然后用冰斧钉在山壁」的电影、是那部「在雪山上引爆炸弹导致大雪崩」的电影…… 这都要归功于马丁坎贝尔。他是这样说的:

「如果我是被请来拍《圣母峰之死》,那我绝对要求要拍得百分百真实。但是,我不是来这里拍一部原封不动照本宣科的登山电影的。《垂直极限》这部电影只有一个目的:要带给观众一趟2 小时的惊悚之旅,让观众的肾上腺素被激到爆表。」

「如果我是被请来拍《圣母峰之死》,那我绝对要求要拍得百分百真实。但是,我不是来这里拍一部原封不动照本宣科的登山电影的。《垂直极限》这部电影只有一个目的:要带给观众一趟2 小时的惊悚之旅,让观众的肾上腺素被激到爆表。」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这一跳令人屏息。

坎贝尔真的成功了,在这部没有007也没有苏洛的电影里——坎贝尔才刚陆续拍完《黄金眼》(GoldenEye)与《佐罗的面具》(The Mask of Zorro) ——他一样制造出无须明星魅力的刺激效果。《垂直极限》的男主角是克里斯欧唐纳,他自从《蝙蝠侠4:急冻人》(Batman & Robin)里的角色罗宾(Robin)之后,已经没有在任何好莱坞大片里主演过,而事实上,《垂直极限》也已经是他在好莱坞大银幕上的最后回光返照,他再也没有主演过亿元票房大片,转向小萤幕继续发展——然后发展得还不错。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奥唐纳后来演出影集《重返犯罪现场:LA》(NCIS: Los Angeles)。

观众已经习惯,动作天王大发神力、让他们的英雄时刻,成为动作电影里最热血刺激的片段——最后再摆出一个耍帅姿势做结。但是,《垂直极限》没有太多明星,甚至也没有满怀阴谋的邪恶大魔王,唯一称得上邪恶的家伙,当然是比尔派斯顿饰演的富商,但即便是这个角色,他也无法妨碍男主角与他的小队们——他们所有人拥有相同的救援目标。所以派斯顿勉强称为奸邪,却没有动作电影需要能与男主角抗衡的魔王气势。自然,观众也看不到传统公式里的「正邪大对决」。但是,《垂直极限》却一样刺激好看:它让「时间」成为所有人无法忽视的强敌,坎贝尔在「山难」这个戏剧元素上再添加了更多风险因子,现在有炸弹、还有许多看起来不太靠得住的队友、然而时间还在一分一秒前进,安妮的伤势随时都会急转直下…… 坎贝尔将发生真实悲剧的珠峰,转化为虚构的动作电影舞台。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炸弹要小心。

但是,《垂直极限》却仍然保有那场灾难的影子:强克拉库尔在成为悲剧幸存者之前,其实一直在报导登顶珠峰的资本主义化现象。许多有钱人聘请大量雪帕人与老经验登山客,让雪帕人背运他们的大量装备,然后让导游去操心方向怎么走…… 甚至有游客是被导游硬着连拖带拉上山的。这些世界各地的富豪名流,用钱铺平通往世界屋脊的道路,然后比别人轻松百倍地拿到「成功登顶」的封号。克拉库尔透过报导揭露并批评这种可议行为,而你可以发现,《垂直极限》让资本主义贪得无厌的脸孔更为丑恶——他们甚至无视他人的性命安危。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这个角色隐射雪帕人的愤怒,有不少雪帕向导在登山过程死亡。

另外,在1996 年山难中,经验最老道的向导罗伯霍尔(Rob Hall) 在遇难时,打了一通卫星电话给他远在纽西兰的怀孕妻子。在低温与氧气薄弱的双重夹击下,霍尔渐渐意识模糊,但他仍然告诉妻子他爱她,要她放心去睡,一切都会没事的——而《垂直极限》里,曾经与兄长决裂的安妮,也透过对讲机告诉哥哥彼得

「晚安,我爱你。」

「晚安,我爱你。」

菲利普斯希望,在紧张刺激的好莱坞动作娱乐效果之下,《垂直极限》仍然能保有非常人性的一面——后来环球影业2015年的电影《绝命海拔》(Everest)里,也重现了这一幕。

绝命海拔》打电话片段:

是的,曾经挑战圣母峰失败的环球影业,在十多年后决定卷土重来,拍摄了「忠实」描写圣母峰山难的电影《 绝命海拔》——至少比《 垂直极限》忠实。但是有趣的是,强克拉库尔对这部应该比较忠实的电影却不屑一顾(他本人在电影里由《纸牌屋》演员麦克凯利饰演),他说这部电影

「完全是狗屁。」

「完全是狗屁。」

他奉劝观众如果想要知道1996 年事件真相而去看《 绝命海拔》,不如去读他写的《圣母峰之死》。这也不意外,因为克拉库尔在电影里的形象不是太好…… 克拉库尔坚称事实根本不是那样,而且这部电影也完全没来咨询他。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绝命海拔》

但克拉库尔倒是真的后悔做错一件事:他后悔快速地把《圣母峰之死》的权利卖给索尼。这难免引人批评他是拿灾难发财,况且索尼也无意制作像是《绝命海拔》这样气氛沉重的纪实电影,他们后来选择制作《垂直极限》,更像是在多达15 名的罹难者家属身上撒盐——而且《垂直极限》的票房还很高,全世界观众为其贡献了2.1 亿美金的超高票房,而许多观众也不清楚《垂直极限》背后的真实山难事件,他们可能知道了K2 山峰有很多恐怖的冰隙…… 巴基斯坦山区军队的仓库有很多硝化甘油…… 还有,原来克里斯欧唐纳还在演电影啊……。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安娜命悬一线。

认真的说,这是马丁坎贝尔的错吗?或者是《垂直极限》的错吗?这样说又有点太过,毕竟,决定拍成娱乐电影的人,并不是坎贝尔,而是手握第一本山难纪录书籍《圣母峰之死》的索尼影业…… 这是个难解的问题,如果你很在意,也许有可能,是因为《垂直极限》确实交出了让人满意的成绩单,它简单直觉、让观众无负担地享受刺激、并且刻意忽略了那些会令人不安的真实事件。

《垂直极限》20 周年纪念:珠峰上的重大悲剧,如何转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刺激之旅?

《垂直极限》

垂直极限》如今仍然是《绝岭雄峰》(Cliffhanger) 之后最让人热血澎湃的登山动作电影,至少,它在娱乐之余,已经很努力地告诉你:数千公尺的高山峻岭,并不是一个好的旅游地点。敬畏山,然后去看电影比较安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