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红楼梦》中为人精明的女性着实不少,比如贾母,她的精明饱含着岁月的厚重感,身处高位却待人和善,属于old money式的“贵族精明”;王夫人则身处权宦世家,为人颇讲究心机,比如为了从袭人口中吊出在贾政跟前诬赖贾宝玉的罪魁祸首,她向袭人保证:你告诉我,我绝不吵出来教人知道是你告诉我的......

但最让读者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王熙凤,她身为荣国府的实际管家,与人打交道最为频繁,而且往往透过这些表面交际,我们能看到阿凤行为背后的精明心术,笔者以第6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为例,来为大家详细分析下王熙凤的精明世故。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撇去刘姥姥进城,如何找到周瑞家的替自己引荐的过程,我们直接来看王熙凤和刘姥姥的见面:

凤姐儿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一面说,一面抬身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了。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满面春风地问好,又嗔周瑞家的不早说。——第6回

这段描写简直经典极了,简直是情节写实的巅峰之笔。

脂砚斋亦有批语赞叹:一副美人图。然究是阿凤,不是别的美人。作者真是绘声绘影之笔,然非目睹情形,焉能得此出神入化之笔?勿以杜撰目之,则不致为作者瞒过矣。

这个情节经典在何处呢?妙在不写之写,一边写实,一边又给读者留下思虑的空间。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刘姥姥和板儿走进屋内,王熙凤却完全没看见两人,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是拨弄手炉内的灰,是王熙凤真的没发现刘姥姥吗?

当然不是,王熙凤是何等察言观色的人物,别说有人进屋,就算是窗外下人们的小声讨论,她估计都会竖起耳朵仔细听。怎么可能眼下刘姥姥、板儿两个大活人进屋,就站在她的旁边,她却反没察觉呢?

王熙凤完全知道刘姥姥进屋了,但她故意摆出一副领导架势,压根不正眼看刘姥姥,一边低头、一边弄灰,一种威严气氛立刻被营造出来。而就在抬头看到刘姥姥后,王熙凤的反应也是“忙欲起身犹未起身”,假装热情的样子,准备从炕上起来接待刘姥姥,可实际上屁股一直在炕上,“起身”只是一种故意摆出的姿态。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王熙凤一开始对刘姥姥还是有所忌惮的,因为她还不了解这位贫婆子的背景实力,尤其是刘姥姥前来找王夫人,王夫人又是王熙凤的顶头上司,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所以王熙凤一开始对刘姥姥很客气,说了不少照顾刘姥姥的话:

凤姐笑道:“这话叫人没的恶心!不过借赖着祖父的虚名,作个穷官罢了。谁家有什么?不过是个旧日的空架子。俗语说‘朝廷还有三门子穷亲呢’!何况你我。”说着,又问周瑞家的:“回了太太了没有。”——第6回

王熙凤跟刘姥姥客气交际,实则是在探刘姥姥的底,她早已命人去回王夫人,她要根据王夫人的回话,来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刘姥姥跟王夫人关系深厚,那么自己就得动用更高层次的规模来接待;如果跟王夫人关系一般,那么自己就随便处置了。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书中此处有一个细节写得很好,就是王熙凤在接待刘姥姥的过程中,有很多下人前来回事儿,王熙凤因不晓得刘姥姥的背景,所以不敢怠慢,也不见那些回事的人,让平儿去处理:

刚问些闲话时,就有家下许多媳妇、管事的来回话。平儿回了,凤姐道:“我这里陪客呢,晚上再回;若有很要紧的,你就带进来现办。”平儿出去一会,进来说:“我都问了,没有什么紧事,我就叫他们都散了。”——第6回

至此,王熙凤对刘姥姥是存有“贵客来访”的敬畏的,可这种态度在王夫人的回话传回来后,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因为周瑞家的传来王夫人话:太太说了,今日不得闲。二奶奶陪着便是一样。多谢费心想着,白来逛逛呢便罢;若有甚说的,只管告诉二奶奶,也是一样。

周瑞家的这话已经说的很委婉了,王熙凤一听就明白了:这只是个贫婆子而已,王夫人懒得接见,让我来应付一下。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同时,周瑞家的也在帮助刘姥姥,她清楚刘姥姥此次前来就是来“打秋风”的,所以她末尾的话其实是在暗示刘姥姥:要钱的话,赶紧趁现在说,我只能帮到你这里了。

刘姥姥读懂了周瑞家的意思,可她脸皮又有点薄,不好意思直接说自己来要钱,于是脸红气喘,言语间绕了半天:

周瑞家的一面说,一面递眼色与刘姥姥,刘姥姥会意,未语先飞红的脸,欲待不说,今日又所为何来?只得忍耻说道:“论理,今儿初次见姑奶奶,却不该说的,只是大远的奔了你老这里来,也少不得说了......”——第6回

这时候王熙凤的状态完全发生了变化,在得知刘姥姥并没有什么背景之后,她就不再顾忌所谓的“亲戚交情”了,刘姥姥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王熙凤打断,原来是宁国府的贾蓉前来借玻璃炕屏,王熙凤立刻止住刘姥姥,转而去接待贾蓉。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人物心态到行为上的转变,就在这几秒之间,王熙凤对刘姥姥放下敬畏之心,刚刚还跟平儿说自己接待贵客,小事一律不用回了,眼下一个小小的借屏风事件,却被王熙凤当做一件正经事来接待,刘姥姥在一旁,脸红心跳,想说话又不敢说。

贾蓉走后,刘姥姥才缓缓九曲十八弯地向王熙凤诉说“要钱”的目的,王熙凤何等聪慧,立刻明白了刘姥姥此来的意图,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到底要不要给刘姥姥钱?如果给,给多少合适呢?这些王熙凤是摸不准的,于是她巧妙地将话题引向吃饭上:

凤姐儿道:“这刘姥姥不知可用过饭没有呢?”刘姥姥忙道:“一早就往这里赶咧,哪里还有吃饭的工夫咧。”凤姐听说,忙命快传饭来。一时周瑞家的传了一桌客馔来,摆在东边屋内,过来带了刘姥姥和板儿过去吃饭。凤姐说道:“周姐姐好生让着些儿,我不能陪了。”——第6回

王熙凤干嘛突然将话题扯到吃饭上?是因为她想要将刘姥姥先支开,然后细细询问下周瑞家的王夫人的原话是怎么说的,以便自己接下来的动作。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于是周瑞家的刚带刘姥姥去东边房里,王熙凤这边立刻让人将她又叫回来,细细询问王夫人的意思,周瑞家的也实话实说:太太说,不过因出一姓,偶然连了宗,这几年也不大走动。今儿既然来了,是她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王熙凤这下彻底吃下了定心丸,道:我说呢,既是一家子,我如何连影儿也不知道。

这些确定了刘姥姥的身份,王熙凤处理其后续事宜则快刀斩乱麻起来,随便给了刘姥姥二十两银子,打发她回去:

凤姐乃道:“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做件冬衣吧。若不拿着,可真是怪我了。这串钱,雇了车子坐罢。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间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一面说,一面就站起来了。——第6回

抽丝剥茧说阿凤: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看王熙凤的世故精明

至此时,王熙凤的屁股才算是从炕上抬起来了,明明还是中午时分,她却说“时间不早了,不留你们了”,这已然是客气话说完,让刘姥姥快点走的意思了。

可对于刘姥姥而言,她此行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她拿到了20两银子,今年一家人可以好好过个年了。细品第6回,就会发现曹公的笔法实在太细腻了,能用寥寥数笔勾画出这么一篇精彩故事的作家,唯有曹公。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