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此魏国并非三国时期割据政权之一的曹魏,而是战国时期名列七雄之一的魏国。“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为周文王之子,周武王的兄弟,武王伐商后,高被封在毕,于是以毕为姓,建立毕国。西周末年,毕国被西戎灭亡,毕公高的后裔之一毕万在春秋初期投奔晋献公,因功受封魏地,晋升为晋国大夫,有卜者曰:“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毕万遂以“魏”为氏。周定王十六年(前453),晋国卿族中硕果仅存的赵、魏、韩三家联手分晋,晋国没落的同时也代表着新星的崛起,在魏文侯的带领下,“群俊竞至,名过齐桓,秦人不敢窥兵于西河”,魏国从“三晋”之一一跃成为战国“首霸”。但这份荣光没有保持到最后,魏文侯后,魏武侯、魏惠王御人无术,先后四位人才的离开对魏国造成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且看笔者为各位读者一一道来。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一、用兵如神,边境屏障

三家分晋后,魏国面临的头号大敌便是西方的秦国了,秦与晋素有间隙,魏氏封地又与秦国仅仅是一河之隔,秦若想东出与诸侯会猎中原,就必须要击败拦在自家门口的魏国。魏文侯也深知现在正值生死存亡之际,一方面休养生息,和韩、赵打好关系,另一方面则紧盯秦国,生怕秦国做出大动作。然而此时的秦国还没有以后那般强大,因为政治的腐败和经济的落后,秦军根本不是魏军的对手,经过几番较量,魏军攻占几个军事重镇作为未来的进攻基地,秦国君也不傻,继续做着抵抗的同时还建起了许多防御工事。正当魏文侯不知怎么扩大战果时,魏相翟璜向魏文侯推荐了吴起,此人在后世与兵圣孙武并称“孙吴”,但现在只是个背负着“不忠不孝”、“杀妻求荣”骂名的失意人。魏文侯看重吴起的军事才能,直接任命其为主将,这番信任也得到了回报,本来相持不下的战局却因为吴起的加入很快被打破,吴起率领魏军大败秦军,尽收西河之地,为魏国大大扩展了领土,也将秦国打压在了西陲,切断其与中原的交流。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担任西河郡守期间,吴起改革魏国兵制,创立武卒制,史称“魏武卒”,令诸侯闻风丧胆,也是魏国建立霸业的根本,“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然而随着魏文侯逝世,吴起在魏国的仕途也走到了尽头。虽然继位的魏武侯的军事才能不弱其父,但用人方面就差远了,魏武侯一改之前父亲“任人唯贤”的用人标准,他看重的则是出身和背景,再加上有眼馋吴起战功的小人的谗言,这位对魏国有不可磨灭之功绩的“兵圣”,在魏武侯的猜忌下只得离开魏国前往楚国,魏国也失去了一个能够在魏秦边界震慑秦军的将领,为后来秦国的崛起埋下隐患。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二、同窗之谊,生死之敌

吴起走了,但魏国迎来了新的名将——庞涓。魏惠王用庞涓为将,四处征战,击败了前来挑战的赵、秦、魏,不仅稳固了魏国霸主的地位,也提升了魏国的军事实力。本来再加上同窗好友孙膑,两人携手定能助魏国夺取天下,但庞涓因为嫉妒孙膑的才能,害怕他会抢了自己的地位,先是将孙膑骗到魏国加以监视,后来一狠心,“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隐勿见”。不过得幸于齐国使者的慧眼识珠,偷偷将孙膑带回齐国,后又得到齐国名将田忌的赏识,庞涓亲手断去了同窗之谊,也为自己和魏国树立了一个一生之敌。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庞涓还不知道孙膑到了齐国,和赵国打得正欢,却被孙膑以一击“围魏救赵”之术直捣魏国首都大梁,迫使庞涓率军回援。在路上,孙膑示敌以弱,造成庞涓产生齐军主将指挥无能的错觉,庞涓果然中计,以轻装急行军昼夜兼程回救大梁,在桂陵被孙膑设伏,被擒的庞涓这才知道孙膑不仅没死,还成了齐军主将的座上宾,更是擒获了自己,心里一定满是苦水吧。这次的败北并没有让庞涓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当孙膑再次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再次示弱以诱敌深入时,庞涓还是中计了,庞涓自知智穷兵败,乃自刭,曰:“遂成竖子之名!”,马陵之战的战败让魏国一下子跌出一流强国的圈子,此后魏国一蹶不振,再无力与秦国为敌。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三、变法图强,日暮西山

与魏国的逐步下滑不同,秦国可谓是蒸蒸日上,尤其是秦孝公迎来了一个能改变秦国的人才时,魏国的败亡结局已定。虽然魏相公叔痤推荐卫鞅,但并不是为了魏国的兴衰,只不过是想在死前博个荐贤的美名,见魏惠王没有答应,公叔痤屏退众人,再度进言:“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虽然魏惠王口头答应了,但既没想重用卫鞅,也不打算杀他,“公孙鞅闻秦孝公下令国中求贤者,将修缪公之业,东复侵地,乃遂西入秦”,就在这么不明不白之中,魏惠王放跑了能够再度富强魏国的人才。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经过商鞅的两次变法,秦国的经济得到迅速的提升,军队战斗力不断加强,“行之十年,秦民大悦,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眼看国富兵强,秦孝公也着手准备东出和复仇了,“魏惠王兵数破於齐秦,国内空,日以削,恐,乃使使割河西之地献於秦以和”。此后,魏国连年被秦国压着打,订盟丧土已经成了常态,魏惠王悔不当初。

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除上述三者外,魏国放跑的第四个才人范雎,则是补齐来秦国政策的短板。范雎不仅及时帮助秦昭襄王巩固君权,剪除了压在秦王头上的太后“四贵”,更是制定了秦国立为国策之一的“远交近攻”,使其成为秦国主要的对外战略思想。吴起、孙膑、商鞅、范雎,此四人都有大才,在其他国家被亲之信之,而魏国却拱手送人,若是能全部留下,不但能保住霸业,就连统一天下也不是不可能,要怪就怪魏王有眼无珠,自食其果罢了。

版权声明:HAO183 发表于 2020-10-11 6:06:06。
转载请注明:魏国之叹:错失四位人才,战国“首霸”的局面不复存在 | HAO183网址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