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01 帐殿夜袭蒙哥汗

多年以后,当蒙古大汗蒙哥回到草原,与子孙们谈起钓鱼城下惊魂一夜,自己差点死在宋军的“斩首行动”之下,一定谈笑风生,引为当年勇。他也一定想不到,日后有位金庸金大侠,“安排”自己去了襄阳,死在“神雕大侠”杨过之手。

不过,蒙哥终究没能活着离开,夜袭事件之后不过几个月,他还是“非正常死亡”了,固若金汤的钓鱼城,终究也没能攻下。

印象里“文弱”的宋人,如何能绝地反击,杀到大汗的牙帐边?今天还能找到的偷袭密道,就只有古钓鱼城护国门东侧大约百米外,跑马道之下的“飞檐洞”了。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飞檐洞现状

这条密道镶嵌于城墙之中,上出于城墙顶部过道,下出在悬崖半山腰,内宽半米,足以通人,然后再从悬崖上抛出绳索爬下。出口处山势险峻、草木繁茂,绝难被发现。为方便游览,今天在洞中已凿出了石阶,修了围栏和扶手,不复当年之险了。

1259年,蒙古大军四面围攻钓鱼城,激战正酣之际,宋军守将王坚正是从这条密道穿过,前后夹击护国门外的蒙军(如下图所示),解救了此一处危局。不久后,王坚又从此夜出,突袭城外石子山上的蒙古大汗牙帐,虽未得手,一定也惊出了蒙哥一身冷汗。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护国门密道的大体位置

不过,密道虽险,但在钓鱼城严密精妙的防御体系中,却只算是一个小小的组件。

而钓鱼城,也只是南宋在川蜀严密精妙的防御体系中,星罗棋布的支点之一……

02 从“四川八柱”到“独钓中原”

13世纪世界范围内的蒙古征服,如暴风骤雨,势不可挡。仅在北中国而言,蒙古1218年灭西辽、1227年灭西夏、1234年灭金朝……一路高歌猛进。当1235年春,时任蒙古大汗窝阔台发动对宋作战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江南“弱宋”,指日可平。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蒙宋战争形势

如上图所示,蒙军的进攻路线,集中于东路的淮河流域、中路的荆襄地区和西路的四川盆地,这三处战区当时也被称为“三边”。从最初的态势看,蒙军在川蜀一带进展最为顺利,1236年便攻陷了成都,后连破20多城,将川北川西一带全部收入囊中,前锋一度抵达今天的重庆奉节,眼看就要突破夔门,顺流而下直捣江汉。

关键时刻,宋理宗派出肱股之将孟珙入川,稳住了阵脚,之后又任用一代名将余玠为四川安抚制置使,以兵部侍郎兼知重庆府,总览四川民政、军务,还下诏令曰:

余任责全蜀,应军行调度,权便宜施行。

说白了就是,全四川我就托付给老余你了,凡事也别请示啦,怎么搞,您就看着办吧……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抗蒙名将余玠

余玠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省会”,也就是他的四川安抚制置司驻地,从一马平川的成都改设在山城重庆。而且根据当地高人的指点:“蜀口形胜之地,莫若钓鱼山”,余玠开始大力修建钓鱼城防御工事,同时坚壁清野,将附近的合州、石照等州县的治所,都迁到钓鱼城内。

余玠还以钓鱼城为模板,在全四川大力推广“堡垒工程”,借助水形山势修筑坚城,把各个州郡的治所迁移入内,“高筑墙、广积粮”,构成了一整套相互声援的山地防御体系。

一时间,东起夔门、西至嘉定,从长江沿岸,遍及沱江、岷江、涪江、嘉陵江、渠江等五条南北向支流,拔地而起了20多座山地城池。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四川八柱”防御体系

其中,尤以苍溪大获城、 通江得汉城、 金堂云顶城、 果州青居城、 蓬安运山城、 泸州神臂城、 合州钓鱼城、 夔州白帝城等最为紧要,这便是著名的“四川八柱”防御体系。

在有利的地理条件和合理的防御措施下,宋军有效阻遏了蒙古人迅速夺取四川,侧翼包抄荆襄灭亡南宋的战略意图。

如果从1236年蒙古大军突袭成都开始,到1279年钓鱼城守将王立被迫出降,四川的抗蒙“持久战”持续了43年。即使从1243年首次遭受蒙古人围攻起算,钓鱼城抗蒙斗争也有36年之久,直到临安陷落,宋恭帝降元3年之后,钓鱼城上的“宋”字大旗,仍屹立不倒,被誉为“独钓中原”。

一座孤城如此坚挺,秘密何在?

03 钓鱼城城防密码

1259年年初,蒙哥万里迢迢,从蒙古草原来到川东钓鱼城下。

此前数月,大汗御驾亲征,大军一帆风顺,先后攻破苦竹、长宁、大获、运山、青居、大良等关隘,“四川八柱”崩塌过半,钓鱼城已直接暴露在蒙古人的兵锋之下。

此时的蒙哥一定志得意满,也许他认为,只要自己靴子尖轻轻一踢,钓鱼城防线即将坍塌,接下来就可以越重庆、出三峡,顺流而下夺取荆襄、吴越之地,灭宋指日可待。

然而,如果那时有卫星地图的话,蒙古人一定会倒抽一口凉气——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钓鱼城三江汇流示意图

钓鱼城所在的重庆市合川区,堪称川东锁钥,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条大河在此汇流,其险峻雄奇,在全世界也不多见。

诚然,“三江汇流”不是什么奇景,像四川绵阳就有涪江、安昌河、芙蓉溪的三江交汇(如下图所示),浙江宁波有奉化江、余姚江、甬江三江交汇等等,但这些所谓的“三江口”是在平原地带,水流平缓、景色秀丽,却没有什么险阻。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四川绵阳三江口:山水平缓、景色秀丽

反观钓鱼城下的三江汇流,山水相间,崖高浪急,钓鱼城就伫立三江之间的钓鱼山上,另有一侧背靠重山,绝对是易守难攻的天险。

合州地方志是这么说的:

山高千仞……耸然可观。

其东南北三面据江,皆峭壁悬崖,陡然阻绝。

饶是如此,1254年时,余玠的部将王坚,还是征调了合州地区五个县,共计十七万多民夫,耗时数月,又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加筑,待蒙哥大军到来时,钓鱼城早已是铜墙铁壁,雄关当道了。

加建后的钓鱼城,分内外两重。外城与钓鱼山悬崖峭壁连成一体,城墙用条石垒成,上部巧妙的采用了凹凸制式,凹部供瞭望之用,凸部中间有方形射洞,还可摆放炮台。城墙里,还有一种特殊的构造:柱洞,有横洞和斜洞,用以插木柱。木材比石料更有韧性,插在石墙里,起到了混凝土中钢筋的作用,有利于加固城墙,而且长木柱插入后,还可高出城墙1—2米,能够缓阻敌方的箭矢和石炮。

更有利的是,川东地区水量丰沛,钓鱼山上有很多天然的泉池,古钓鱼城内的大小“天池”有14处之多。像奇胜门也就是古城的西门,门内就是一处2万多平方米的“天池”(如下图所示)。直到民国时期,仍然“泉水汪洋,旱亦不涸,池中鱼鳖可棹舟举网。”再加上城内的90多眼水井,无论饮用灌溉,都毫无问题。也就难怪长久围城之际,守军要抛出两条十几斤重的鲜鱼和几十张面饼,以示军需充足,和蒙军大打心理战了。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钓鱼城透视图

可问题是,你能守得住,但偷袭行动毕竟失败了,蒙哥大汗又是怎么死的呢?

04 上帝折鞭钓鱼城

刘慈欣在《三体》中斩钉截铁地说:

别傲慢,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同理,对钓鱼城内外形势的无知,不是蒙哥的死因,傲慢才是。

早在1259年年初,20多万蒙古大军就将钓鱼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同时在7个城门发起猛攻,但却收效甚微。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钓鱼城城墙遗址

攻城战不是拔河,人多未必力量大,攻击面就那么宽,人再多也不能展开,后排的只好干瞪眼。蒙古人最擅长的骑射战术,分进合击、诱敌深入,大包抄大迂回,在这里变成了悬崖峭壁下的徒步仰攻,纵千军万马,亦徒叹奈何。

久攻不下之际,大将术速忽里就提出,只留下少量部队,继续围城即可,主力应当迅速沿长江水陆并进,取重庆、攻夔州,出三峡去跟忽必烈会师,合围襄阳,进而攻占南宋首都临安,这才是关键。

从战略上说,钓鱼城是四川山城防御系统中的一个节点,虽然很可能是最重要那个点,但在当时已是孤城,好比拆迁工程里的最后一个“钉子户”,完全可以绕开走。钓鱼城陷落与否,象征意义其实远大于实际意义。

今天看来,术速忽里的建议是正确的。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时任蒙古大汗蒙哥

然而,作为曾参加过“长子西征”、灭金会战,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蒙哥傲慢地拒绝了这个建议,“一根筋”的继续组织攻城。

当年4月,合州地区连降暴雨20余天,钓鱼城守军得以休养生息,蒙军却在山洪与泥泞中痛苦不堪。到5月初,天气放晴转暖,盆地湿热的气候开始露出爪牙,作弄这支北方军团,王坚从密道夜出,偷袭大汗营寨,就是在这个时段。到了年中的酷暑季节,围城战已经打了半年多,丝毫没有进展,蒙古军中疫病流行,非战减员严重,士气早跌落谷底。

当年的8月11日,大汗蒙哥不得不亲自上阵,登上前沿阵地的一处高地,指挥最后的攻坚战。就在这一天,城头上的一个无名小卒,向他发了一炮。史载,在这位蒙古大汗“为炮风所震,因成疾”,蒙军迅速撤退,不久后蒙哥就去世了。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今重庆合川区古钓鱼城遗址

当然,史书里对此也有不同的记载,也有痢疾病死说、有中流矢致死说,但无论如何,蒙哥是猝不及防的非正常死亡,这是毋庸置疑的。从他死前来不及指定继承人这一点看,蒙哥在钓鱼城下重伤昏迷,弥留几日后去世的可能性更大。

无名小城钓鱼城,经此一役,成为名扬世界的“东方麦加城”、“上帝折鞭处”。

那位无名小卒不知道,自己一炮下去,整个欧亚大陆,整个世界中古史,都要因此而转折了……

05 弹丸之地改变世界

1259年3月,就在钓鱼城被蒙哥围攻之时,西亚名城大马士革也在被蒙哥之弟旭烈兀围攻。16天之后,钓鱼城健在,被誉为固若金汤的大马士革已告陷落,拥兵十余万的叙利亚阿尤布王朝灭亡。加上之前的木剌夷国和阿拉伯阿拔斯王朝,旭烈兀已经攻占了整个西亚。

到1260年,从印度河直到地中海,所有的伊斯兰哈里发和苏丹们,都已从人间消失,世界伊斯兰文明只保有埃及和北非一隅之地,存亡一线。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三代大汗领导的蒙古西征

而在欧洲,教皇格里高利九世惊呼蒙古人是上帝的“罚罪之鞭”,后来的英诺森四世则向蒙古世界派出使团,迫切想要表明基督教世界的善意……所有人战战兢兢,等待蒙古人的“第二只靴子”落地。

就在此时,蒙哥死讯传来,旭烈兀旋即率大军东撤,准备参加选举新汗的忽里台大会,只留给大将怯的不花一支不到2万人的混编部队,命其西进非洲,攻灭埃及马穆鲁克王朝。怯的不花的这支偏师,在随后的艾因贾鲁之战惨败于马穆鲁克骑兵,蒙古人非但没有踏上非洲大陆,此后又永远地失去了叙利亚。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伊尔汗国旭烈兀汗

此后,蒙古帝国陷入了分裂和内讧——

埃及马穆鲁克王朝联合东欧的钦察汗国,对旭烈兀的伊尔汗国南北夹击;

蒙哥的两个弟弟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为争夺蒙古本土和中原汉地大打出手,激战四年多;

窝阔台后裔海都在漠北和中亚地区起兵,反叛忽必烈的元朝,一打就是33年;

海都联合钦察汗,东西夹击察合台汗国;

察合台汗八剌远征伊尔汗国……

全乱了。

蒙哥之死:横扫欧亚的“上帝之鞭”,为何折在了小小的钓鱼城?

蒙古四大汗国陷入分裂和内讧

蒙哥汗是蒙古帝国内部最后一位得到各支系普遍认可,能在整个帝国发号施令的领导人,他猝然离世,又后继无人,蒙古帝国群龙无首,又回到了成吉思汗之前内讧乱战的局面,世界范围内的蒙古征服,戛然而止。

而欧洲人则抓住机遇,率先吃到了蒙古“全球化”所带来的红利,百余年后,就爆发了意义深远的“文艺复兴”,从此扬帆远航。此间详情,可参见拙作:

狂飙褪去之后:残暴的“蒙古西征”,却有力推动了欧洲文明的进程

而这一切,也许就是拜钓鱼山上,无名小卒的一炮所赐。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