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不凡的人生,传奇女谍玛塔·哈丽

她的出身凄苦,她的故事曲折;她做过脱衣舞女,在交际场上卖弄风情;她变身双料间谍,在德法之间左右逢源;行刑时,面带微笑饮弹,给刽子手以飞吻;她死后,变成医学标本,头颅竟不翼而飞。玛塔·哈丽——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注定不凡的人生。

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不凡的人生,传奇女谍玛塔·哈丽

拥有姣好的容颜、优美的身姿与妖娆的体态的玛塔·哈丽早年人生坎坷。在巴黎沦为脱衣舞女后迅速红遍法国,成为上流社会的座上宾,还逐渐为欧洲许多国家的政界军界要员所熟识。其中不乏德国王储、荷兰首相及俄罗斯等国众多的贵族和将军,他们难以阻挡玛塔·哈丽妩媚的面容、热辣的舞姿和缠绵的拥抱,他们不吝千金,有的竟出价数千乃至上万法郎,只为博得玛塔·哈丽回眸一笑和片刻鱼水之欢。德国的一个皇太子更是被玛塔·哈丽弄得神魂颠倒,他甚至带着哈丽去西里西亚参加军事学习。

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打响终止了玛塔·哈丽的巅峰时刻。整个欧洲笼罩战争阴霾,玛塔·哈丽的命运也再次随之改变。

在战火的炙烤下,各国的娱乐业渐入低谷。为躲避战火,玛塔·哈丽又回到处于中立状态的祖国荷兰。但在家乡,没有人对她的舞蹈感兴趣,玛塔·哈丽的生活也由奢华逐渐陷入困顿。为此,玛塔·哈丽不得不再次出国巡演。她来到德国为几个工业巨头即兴演出,而德军统帅部军官巴龙·米尔巴赫就在台下。米尔巴赫本来对玛塔·哈丽早有风闻,此刻看到了她妖艳的舞姿,之后又领教了她出色的交际手段,米尔巴赫感到这个女人绝对是块难觅的间谍好材料。于是,米尔巴赫找到哈丽,给他2 万法郎,让她做德国间谍。

听到这样的消息,玛塔·哈丽又惊又喜。她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战前,玛塔·哈丽曾被世人认为是放荡不羁的舞女,随着战火蔓延,她逐渐声名狼藉,一时间她的名字成了“交际花”“高级妓女”的代名词。此外,想到巡演的辛苦,再考虑自己总有一天年老色衰,玛塔·哈丽对米尔巴赫点点头。

1914 年,玛塔·哈丽正式成为德国间谍。然后被派往位于安特卫普的间谍学校接受培训,由化名为“博士小姐”的埃尔斯佩特·施拉格谬拉向她传授进行间谍活动的基本常识和秘诀。几个月的培训过后,德国情报机关想测试一下这位新入行的女间谍。恰好此时俄国青年军官勒伯夫携带一份西线战事计划途经柏林,他们将截获此情报的任务交给玛塔·哈丽。

玛塔·哈丽在第一次执行任务中就表现出了她的间谍天赋。为配合哈丽的行动, 德国情报机关迫使那位俄国军官乘坐的列车因晚点在柏林站停靠了许久。玛塔·哈丽趁机制造了与勒伯夫在包厢里的艳遇,之后在俄国军官与之销魂的时候悄然复制了那份作战计划。

展开全文

牛刀小试便大获全胜,德国谍报系统对这个交际花不得不刮目相看。为获取更多的情报,玛塔·哈丽以巡演为名,频繁往来于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地。与其欢宴的达官显要们常常通宵达旦,酒酣耳热之际,玛塔·哈丽便“无意地”抱怨起战争,在闲聊中捕捉德国需要的情报。这种获取情报的方式,最典型的例子要属“1917 战略方案”。这个方案就是德国总参谋部根据哈丽所获得的一些法国军官的谈话内容分析后做出的。方案的核心是,法国将进行战略防御,而非进攻。这些法国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与玛塔·哈丽在酒桌上、枕头边说的话,竟会传到德国军部那里,给法军造成一定损失。

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不凡的人生,传奇女谍玛塔·哈丽

玛塔·哈丽的情报为德国赢得了战场主动权。比如,马恩河战役前夕,玛塔·哈丽从一名法国将军那里得知了法军的出发地点,并把情报立即传递出去。德方据此推测出法军的进攻企图,便立即重兵伏击,致数千名法军阵亡。

1914年下半年,战争初期的恐慌过后,巴黎的娱乐业开始回暖。玛塔·哈丽也回到巴黎,住在爱丽舍饭店113 号房间。这次她将目光瞄准法国海军中将哥朗萨尔。见到玛塔·哈丽如此垂青自己,这位老色狼难掩心中的狂喜,他禁不住哈丽的三言两语,将许多机密炫耀似的说给她听。其中包括派他去俄罗斯协调法俄两军联合作战这样重大的军事机密。不仅如此,哥朗萨尔还邀请玛塔·哈丽参观他的办公室,而办公室的墙壁上就挂着协约国海军作战地图和法国海军的造舰计划。玛塔·哈丽甚至还被邀请到法国排水量最大的“贝特罗”号巡洋舰上为军士们表演。海军中将的风流给法国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贝特罗”号巡洋舰被德军击沉,几百名法国海军随之葬身大西洋海底。

1915 年,英国正秘密研究一种“19 型”坦克。德国间谍获悉一份设计图藏在法军统战部高级机要官摩尔根将军家的绝密金库里。他们命令玛塔·哈丽尽快获取此图。于是,玛塔·哈丽精心策划了一个小型家庭舞会,并设法请来了摩尔根。哈丽本以为能从这个色鬼嘴里套取金库的秘密,但老奸巨猾的摩尔根只与其调情,对其他事绝口不提。不甘失败的玛塔·哈丽再次施展魅惑手段,她与摩尔根朝夕相伴,频频向其表达缠绵爱意,又提出到他家中继续寻欢作乐,鳏居的摩尔根欣然应允。

在与摩尔根同居的日子里,每当摩尔根外出,玛塔·哈丽就开始寻找绝密金库, 终于在书房的一幅油画后面发现了它。但没有密码找到金库也是枉然。其后,德国情报部门告知哈丽密码是6 位数,并命令她必须在24 小时内将情报送出。当晚,玛塔·哈丽在摩尔根喝的葡萄酒里放进安眠药,待其熟睡后,玛塔·哈丽溜进书房,尝试了一组又一组数字,但金库的密码锁毫无反应。

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不凡的人生,传奇女谍玛塔·哈丽

就在哈丽濒临绝望时,哈丽突然注意到,墙上的老式挂钟指针停在9 时35 分15 秒。她曾听摩尔根讲过,这个坏钟因为有纪念意义,所以一直挂在这儿。玛塔·哈丽对着挂钟突发奇想,这或许是密码的提示?她又想起摩尔根经常在晚上9 点左右到书房存取文件,而晚上9 点正是21 点—— 21 点35 分15 秒——213515,正好是6 位数字。想到这儿,哈丽再次拨动密码锁, 金库应声打开。哈丽迅速用微型相机将坦克设计图及其他几份文件拍摄下来,随后将情报连夜送到指定地点。

玛塔·哈丽的情报给法国等协约国造成很大损失,像协约国准备于1916 年转入进攻等情报都是她的杰作。可惜的是,德国情报部门对这一情报并不完全相信,否则协约国的损失会更大。

不仅如此,英法等协约国的一些军官也直接或间接死于玛塔·哈丽之手,其中影响最大的要数英国陆军大臣基钦纳的惨死。

1916 年夏,为早日结束旷日持久的战争,英国决定派陆军总司令基钦纳秘密出访俄国,以协调各协约国共同对付德国。这一情报很快被德国谍报机构侦知,他们正设法获悉基钦纳具体的出访时间及出行路线。正在此时,基钦纳在出访前秘密来到巴黎,和法国商谈这次出访事宜,这又被德国间谍知晓。因此,查清此事的重任再次落在玛塔·哈丽身上。

熟门熟路的玛塔·哈丽故伎重演,这次她在希尔顿酒店租下一个豪华的房间,和法国的一些大人物继续着以往的情色交易。她很快就从这些人的口中探知到基钦纳的具体住址,原来老奸巨猾的基钦纳没有住在高级宾馆,而是住在法国国防部长家中,而这位好色的国防部长早就被玛塔·哈丽“俘获”。

一天晚上,打扮得妖艳时髦的玛塔·哈丽敲开了国防部长的家门。见美人亲自登门,部长喜出望外,他急忙请玛塔·哈丽上坐,还将基钦纳介绍给她。

一个极富争议的女人,一段不凡的人生,传奇女谍玛塔·哈丽

在基钦纳面前,玛塔·哈丽施展浑身解数,将久不表演的“七重面纱”悉数献给这个老头。当乐声停止,玛塔·哈丽一丝不挂地展示自己美丽的胴体时,本以为基钦纳会心旌摇荡,当即将其揽入怀中,不料基钦纳犹如一株枯树桩,毫无表情。玛塔·哈丽色诱计划当即宣告破产。

首尝失败滋味的玛塔·哈丽心有不甘,只好另辟蹊径。她很快发现,基钦纳身边有一位年轻的侍从副官,他叫哈里斯,主要负责基钦纳的衣食住行,玛塔·哈丽打定主意,只要攻下他,就不难获取情报。

哈里斯上尉很年轻,精力充沛,此次随基钦纳出访法国,也想见识一下早有耳闻的巴黎花花世界。他被安排住在“芙蓉饭店”的一个高级套间里。得知这些情报, 德国的间谍化装成饭店侍者,他主动向哈里斯介绍,巴黎有一位红极一时的脱衣舞女,问哈里斯是否感兴趣。哈里斯一听心花怒放,赶紧让侍者去安排。就这样,玛塔·哈丽与哈里斯在希尔顿酒店共赴巫山,他们共同度过了一个销魂的夜晚。哈丽从其嘴里套出了基钦纳将从海上出访的信息。最后,在德国间谍组织的努力下,终于搞清了基钦纳的具体航线,而等待基钦纳是粉身碎骨。或许基钦纳沉入海底的时候,也搞不清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本文节选自《秘密战3000年》(三册装)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